• 2011-11-08

    新的旅途 - [心情]

    好奇的童年、幻想的少年,虚度的青年,忙碌的单身早已成为记忆。

    而今温馨的两人世界也将在不久后宣布终结。

    新的幸福三口之家即将到来....

    人生的旅途就是这么匆忙,丝毫没有停留。

  • 2010-05-09

    去年的今天 - [居家]

    去年的今天。刚刚搬进分中公寓,东西还没收拾好,一切还在新奇中,铺了地毯的走廊,迷你健身房,记忆最深的是跟媳妇去看房时,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窗外外面细细的雨声,让一切很温馨,媳妇很满意,就交钱定了。终于搬离刘家窑那拥挤的西向小屋了。当然,搬家很累。

    今年的今天,在新房里瞎转,瞎琢磨还需要添置什么家具或用品。

  • 2009-06-23

    宁静 - [心情]

    许多画家都争先恐后地把他们自己认为最能体现宁静的画作呈给了国王。当国王看完所有的画作之后,认为其中只有两幅比较令他满意。 其中一幅画画的是一汪平静的湖泊。湖面上波澜不兴,平静如镜;湖的四周环绕着高耸入云的群山;湖的上方,蔚蓝色的天空一碧如洗,点缀着朵朵白云,所有看过这幅画的人无不认为最能体现宁静的画非它莫属了。 而另一幅画呢,上面也画着群山,但那却是一些粗犷的、光秃秃的山。不仅如此,天空中还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如注。而在大山一侧的峭壁上,一挂瀑布飞流直下,整幅画看起来根本就体现不出一丝宁静。但是,当国王靠近仔细端详的时候,却发现在那瀑布后面的岩石缝中有一小丛灌木正蓬勃地生长着。而就在那丛灌木中间,一只鸟妈妈做了一个窝。画面上,鸟妈妈正静静地卧在它的窝里,谛听着瀑布那飞流直下的滔滔水声,那神情是那么恬淡安详,那么怡然自得。 宁静是当我们身处外界所有的纷繁嘈杂、烦扰困惑甚至是艰难挫折中的时候,内心依然保持一份平静安然。
  • 2009-05-12

    汶川 - [心情]

    去年此刻,在中国西南的汶川,数万人突然被大地埋没。让我们把哀思献给那些不幸早去了天堂的人们!为了不再卑微的活着,努力向前!

  • 1 中国 51 21 28 100

    2 美国 36 38 36 110

    3 俄罗斯 23 21 28 72

    4 英国 19 13 15 47

    5 德国 16 10 15 41

    6 澳大利亚 14 15 17 46

    7 韩国 13 10 8 31

    8 日本 9 6 10 25

    9 意大利 8 10 10 28

    10 法国 7 16 17 40

  • 2008-08-07

    奥运来了 - [心情]

    下班了,回家买菜、洗衣、做饭、打扫房间,喜迎奥运!!!
  • 2008-04-24

    3583 - [心情]

    中午还是阳颜高照,现在窗外已经乌云密布,远处中央电视台和CBD摩天群楼都笼罩在黑色的天空中,显得颇为壮观,乌云压境,貌似狂风暴雨的前奏,但很快,一丝光亮从天边透了出来,很快天空越来越亮,楼群的玻璃幕墙开始在乌云下闪光,太阳光很快的撕破了乌云,刺得我的眼都睁不开了,光明重回大地。今天报收3583.03点,一扫周一的隐晦之气,从周一探到3000到今天站稳3500,各种势力多空交手,惨淡至极,境外反华势力干脆直接撕下了伪装的和平民主外衣,对北京和神圣的奥运展开一轮轮的攻势,内忧外患!不过事情总有正反两面,年轻一代的爱国心被激发了,显然,新一代的国人开始用另一种眼光去重新审视西方,审视这个世界。
  • 2007-08-15

    遥远的潮州 - [工作]

    我在北京团结湖住处的对面是潮州牛肉丸火锅店,楼下是潮汕牛肉丸火锅店,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去潮州,因为那是个遥远的地方。上午从广州坐大巴,出广州后一路东南而去,过去惠州,窗外是一往无际的山峦,天空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不一会,暴风雨不时地敲打过来,一路劈风斩浪地冲过去,过汕尾、汕头的时候,海岸线若隐若现,颇为壮观。6点的时候终于到了潮州,马路很宽阔,却看不到出租车,摩的满街的跑,晚饭后,主人热情的晚饭后,开车送我们去市迎宾馆,入住后想出去走走,大雨哗啦啦的又开始了,只好在房间,雨一直下到今天早上,但仍然没有要停的意思。
  • 终于胜了整体比我们矮了10公分,国际足联最新排名149位的大马,进第一球之后我就觉得大马要泄朱广沪一裤子。浩爷电话里说球场被浇水了,球速很快,赛后在网络上看到真有浇水的新闻,浇水加上裁判关怀,仍没有捞到好处,搞笑且让人同情,当然如果他们捞到好处的话,该被同情的就是国足了。看到朱那振臂一呼,就知道他有多压抑了,尽管朱那苦苦的脸还没有笑容。但愿面对伊朗的时候,还能看到他振臂的样子!

    又是3年!很快又会是3年!

  • 2007-05-23

    那一夜 - [心情]

    相比飞机,我还是喜欢在火车上舒舒服服的过一夜,嫩白的窗帘外面是无际的黑夜,一直延伸到无限远的地方,车厢里明亮亮的,吃饱喝足了,把枕头被子垫在脑下看着电视节目,或跟两个同事聊天,最郁闷的是打扑克刚好三缺一。晚上入睡的时候,窗外还是郁郁葱葱连绵不断的山脉,早上醒来的时候,窗外就是一望无际的黄绿色的麦田,北国风关尽在眼底!

  • 2007-04-26

    应该累死 - [工作]

    小时侯 把English读为"应给利息"的同学当了行长;读为"阴沟里洗"的成了小菜贩子;读为"因果联系"的成了哲学家;读为"硬改历史"的成了政治家;读为"英国里去"的成了海外华侨;而我不小心读成了"应该累死" 结果成了程序员.想起来初中学英语的时候,都在单词下面标注汉语的读音,以致于现在的英语水平一直不敢说出口,不过穷乡僻壤能读到书已经很不错了。
  • 2007-03-24

    冲动是魔鬼 - [居家]

    老杨今天搬走了,搬去自己的新房了,他屋里一下子空荡荡了,幸好有人立刻替补进来,大家不至于太失落。刚子也买房了,60多W才买到50多平,建筑面积。难道我们一生的努力就仅为了买套房子住,付给开发商60多W房款,付给银行10多W利息,我真舍不得,不过那么多人似乎根本不在乎这巨额利息,也许是我的消费观念严重滞后吧,也许是我赚的太少。冲动是魔鬼啊!

  • 2007-02-16

    春雨贵如油

    窗外沥沥的下着雨,这不像春节,以前的春节窗外飘的是雪花,气候的变暖让我很不很习惯,听着雨声,仿佛是中学时在家过一个暑假一般。
  • 2007-02-08

    发疯的狗尾巴

    大金猪还未到,小傻狗却忍不住在最后时刻抓狂了,建业中超元年,航海体育场突遭禁用,所有的建业球迷一片哗然;朱骏玩足球经理人游戏越来越痴迷,有钱,中超球队买一个,废一个,而广州、成都却还在打破了脑袋往里挤;国奥与什么女皇公园巡游者的鬼比赛还有群殴,看了CCTV5里国字号级别的飞腿,自己也想练。我的神,保佑大家吧!

    中午跟四个同事去吉祥鸟吃饭,都是四年的老同事了,今天又有一个要离开,换了更不错的工作,在DBA的道路上越走越踏实了,真替他高兴,一起吃饭的人越来越少,我还要继续努力,不管在哪里。

  • 2007-02-06

    玉渊潭

    同样的问题,又跑过来华融,在国家局餐厅吃午饭时碰到几个很久不见的同事,很开心,约了饭后去玉渊潭转,湖面的冰显得很软,岸边甚至有融化的痕迹,不过北京的老人似乎不怕这个,竟还跳过岸边的危险地带到里面的冰面上打洞钓鱼,让我想到阿斯基摩人。国家局完了又去北京局,上次去加分区遗漏一个表,真是大意,帮他们把数据做好之后,看表才3点多,忙往家赶,到家5点,一天时间3个小时耗在路上。